龍 門 石 刻(公元 495 ∼•北魏∼唐•朱義章、蕭顯慶......)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金剛經句弘一法師李叔同墨跡。大概是說人生如夢、變幻無常,唯有不計較、不執著,才能如同金剛一般,堅定不移的修行佛法、度己度人。

清世宗雍正皇帝名愛新覺羅•胤禛,康熙皇帝第四子。受其父影響,雍正帝亦喜書法,遠師二王及晉唐諸家,近法董其昌及 館閣體,真、行二體頗入規矩,是清代皇帝中書法造詣較高者。(摘北京故宮的網站資料,撰稿人:華寧)

大陸劇「雍正王朝」中,雍正初登大寶推行新政遇挫,青海羅布藏丹增趁勢興兵作亂。雍正無奈,只好暫緩新政腳步,任命年羹堯為撫遠大將軍征剿。年羹堯固然治兵有方,卻找不到敵軍的主力一決死戰,時日既久,軍需龐大,戰事愈形吃緊。

雍正傾全國之力平亂,國庫空虛,快要撐不住了,獨自一人躲到佛堂念經拜佛。......終於,年羹堯依劇中的鄔先生獻策,打了個大勝仗,隨即以六百里加急向朝廷報捷。佛堂裡的雍正知道了,顫著手流下淚,這是「雍正王朝」最感動人心的一刻。

(弘一法師李叔同手寫觀音像)

雍正何故念經拜佛?他向眾臣說:

有一和尚,天天拜佛拜觀音,虔誠的希望有一天能夠見到觀音。

某日,和尚拜著拜著,終於感動了觀音下凡現身。

觀音微笑,與和尚一起跪地參拜。

和尚請問觀音:「您是觀音,何故也要拜?」

觀音回問:「我是誰?」

和尚答:「您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觀音啊!」

觀音又問:「我拜的是誰?」

和尚答:「您拜的是佛祖、觀音。」

於是觀音說:「其實,佛在心中,拜佛就是拜自己,求人不如求己啊!」

弘一法師李叔同認為人的生活分成物質、精神、靈魂三個層面。世間多數人不能滿足於衣食享受,因此追求物質生活的人佔了大多數。有些人對物質生活雖不全然滿足,但會涉略學術文藝,這種人就是學者、讀者、藝術家、欣賞家。另有一種人,他們在物質、精神層面或者已經滿足,或者不能滿足但不很在乎,認為衣食享受均是身外之物,學術文藝只是過眼雲煙,甚至連自己的身體都是一種虛幻,於是追究靈魂的本質、探尋生命宇宙的起源,就一腳進了宗教世界。

站長之見,宗教世界裡的人們至少有兩種,一種是虔心的修行者,他們可能是生逢亂世,可能是遭遇了人生的疑惑、困難,於是希望有朝一日往生上帝的天國、西方的極樂,擺脫輪迴之苦。一種是在宗教世界裡一邊修行、一邊「借用宗教力量」的權貴人士、宗教家、統治者。而李叔同出家修行、「雍正王朝」的雍正念經吃齋,他們在各自的佛法中體現了人生、尋到了力量,如果他們沒有「借用宗教力量」的念頭,他們將是虔心的修行者。

佛教源自古印度,約在秦漢時期傳入西域,再於東漢年間傳入中原。到了南北朝時期,歷經五胡十六國的長期動盪,人心不安,人們希望佛陀解救他們,使他們能夠度過生活中的種種苦難,佛教遂廣泛的傳播開來。與此同時,西域鑿窟造像的藝術隨之東傳。較具代表性的有西晉滅亡後,第一次統一北方的前秦,在公元 366 年開鑿的甘肅敦煌莫高窟。前秦因淝水之戰瓦解後,第二次統一北方的北魏,在公元 460 年開鑿的山西大同雲岡石窟、公元 471 年開鑿的河南洛陽龍門石窟。

鑿窟造像,一方面是善男信女、權貴人士、宗教家功德圓滿的象徵,一方面是統治者威權的圖騰。稍有不同的是,敦煌莫高窟以繪畫、塑像為主,雲岡石窟以雕像為主,因傳自西域,洞窟中的繪畫、造像呈現了豐富的西域色彩。龍門石窟則因北魏孝文帝推行漢化,開始融入較多的漢族藝術風格。

中國國家文物局的記載,河南省洛陽市的龍門石窟現存 2,345 窟,題記、碑刻 3,600 餘品,佛塔 近 80 座,造像 11 萬尊。上面照片是龍門石窟中,洞窟最大、相傳由武則天為唐太宗作功德而出資開鑿的奉先寺,主尊盧舍那雕像栩栩如生,堪稱石刻藝術登峰造極之作。奉先寺之外,著名的洞窟有古陽洞、賓陽中洞,均於北魏年間開鑿。

其中的古陽洞,開鑿較早,洞窟的造像多有題記,「龍門二十品」中,除慈香造像在慈香窟,餘十九品均在此窟。

所謂「龍門二十品」,是指後人在諸多龍門石窟的造像題記中,挑選四件「精品級」的題記,謂之「龍門四品」。之後再挑選十件,謂之「龍門十品」。最後再加六件,將四品、十品合併擴大為二十品,謂之「龍門二十品」。下面列出二十一品,前述四品、十品、二十品如表所列。

品名

簡稱

年代

書寫者

四品

十品

二十品

◇長樂王丘穆陵亮夫人尉遲為亡息牛橛造像

◇牛橛造像

北魏

485

-

 

◇步轝郎張元祖妻一弗為亡夫造像

◇一弗造像

北魏

496

-

   

◆比丘慧成為亡父洛州刺史始平公造像

◆始平公造像

北魏

498

朱義章

 

◇北海王元詳為母子平安造像

◇元詳造像

北魏

498

-

 

◇司馬解伯達造像

◇解伯達造像

北魏

-

-

   

◇北海王國太妃高為孫保造像

◇太妃高造像

北魏

-

-

 

◇比丘道匠為師僧父母造像

◇道匠造像

北魏

-

-

 

◇雲長伯鄭長猷為亡父等造像

◇鄭長猷造像

北魏

501

-

 

◆新城縣功曹孫秋生劉起祖二百人造像

◆孫秋生造像

北魏

502

蕭顯慶

 

◇高樹解伯都卅二人造像

◇高樹造像

北魏

502

-

 

◇比丘惠感為亡父母造像

◇惠感造像

北魏

502

-

   

◇廣川王祖母太妃侯為亡夫廣川王賀蘭汗造像

◇賀蘭汗造像

北魏

502

-

 

◇馬振拜張子成許興族卅四人為皇帝造像

◇馬振拜造像

北魏

503

-

   

◇廣川王祖母太妃侯為孫息延年造像

◇太妃侯造像

北魏

503

-

 

◇比丘法生為孝文皇帝并北海王母子造像

◇法生造像

北魏

503

-

   

◆陸渾縣功曹魏靈藏薛法紹等造像

◆魏靈藏造像

北魏

506

-

 

◆輔國將軍楊大眼為孝文皇帝造像

◆楊大眼造像

北魏

506

-

 

◇安定王元燮為亡祖考妣等造像

◇元燮造像

北魏

507

-

 

◇齊郡王元祐造像

◇元祐造像

北魏

517

-

   

◇比丘尼慈香慧政造像

◇慈香造像

北魏

519

-

 

□韓曳雲司徒端卅八人造像

□優填王造像

-

-

     

 

最早的龍門二十品包括了上表列出的第二十一品優填王造像(韓曳雲司徒端卅八人造像)。優填王造像是初唐(唐高宗年間)所刻,後因康有為的意見,改以馬振拜造像替之(馬振拜張子成許興族卅四人為皇帝造像)。

初唐•顏師古•等慈寺碑

初唐•優填王造像

中唐•顏真卿•放生池帖

上面是初唐的等慈寺碑、優填王造像,中唐的放生池帖。下面是站長挑選的,四件於北魏年間所刻,頗具代表性的龍門造像題記:牛橛造像、始平公造像、元詳造像、楊大眼造像。

◆「等慈寺碑」,書寫者顏師古,筆勢、點畫與公元 532 年的北魏高貞碑極為相似,是北魏後期的書體。

◆「放生池帖」,書寫者顏真卿,盡脫魏碑風格。

◆「牛橛造像」,龍門造像題記中,有紀年中最古的一件。「牛橛造像」的紀年雖古,整體看來,卻是銳利中透著優雅。

◆「始平公造像」,康有為評曰:「極意疎蕩。骨格成,體形定,得其勢雄力厚。」最能代表「方筆極軌」的龍門風格。

◆「元詳造像」,龍門二十品中,筆畫較為纖細的一件,與「始平公造像」的厚重,互為對比。

◆「楊大眼造像」,風格近似「始平公造像」,但無格線,更顯霸氣。

北魏•牛橛造像•龍門十品

北魏•始平公造像•龍門四品

 

北魏•元詳造像•龍門十品

北魏•楊大眼造像•龍門四品

比較之後不難發現,優填王造像與唐朝楷書的近似度,高於北魏的龍門造像題記。因此,龍門二十品中,將優填王造像改以與其他十九品同為北魏年間的馬振拜造像替之,有其道理。

康有為評龍門四品:「龍門造像,自為一體,意像相近,皆雄俊偉茂,極意發宕,方筆之極軌。」

龍門四品的始平公造像、楊大眼造像如前所示,下面是孫秋生造像、魏靈藏造像。康先生所稱「自為一體」,應指四品點畫之間所顯露的,「雄俊偉茂」的刀刻稜角、「極意發宕」的自然率真。

北魏•孫秋生造像•龍門四品

北魏•魏靈藏造像•龍門四品

康先生又云:「魏碑大種有三,一曰龍門造像,一曰雲峰石刻,一曰岡山、尖山、鐵山摩崖,皆數十種同一體者。龍門爲方筆之極軌,雲峰爲圓筆之極軌。二種爭盟,可謂極盛。」

康先生的意思是,在造像題記、碑版、墓誌、摩崖......中,有數十種同一體的「魏碑大種」有三,其中龍門、雲峰二種方、圓爭盟,使得魏碑盛況空前。康先生所指「方筆之極軌」的「龍門」主要是指龍門四品,但所述「大種」的條件為「數十種同一體」,故又不限於龍門四品。

至於「圓筆之極軌」的「雲峰」是指山東掖縣的雲峰山摩崖石刻。下面是雲峰山摩崖石刻的論經書詩、觀海童詩、鄭文公碑,三件均是北魏鄭道昭的作品。

北魏•論經書詩•雲峰摩崖

北魏•觀海童詩•雲峰摩崖

北魏•鄭文公碑•雲峰摩崖

依照弘一法師李叔同的說法,站長比較接近「對物質生活雖不全然滿足,但會涉略學術文藝」這一類的人。站長面對書法方面的疑問,有時會嘗試著整理出自己的答案。

站長認為,「龍門造像、雲峰石刻二種爭盟」,爭盟的兩方角色有些不對稱。怎麼說呢?因為鄭道昭是「魏書」記載的北朝第一書家,作品如鄭文公碑是習書者最佳入門範本之一,殆無疑義。而龍門造像的書寫者多有不明,二十品中,始平公造像署名朱義章、孫秋生造像署名蕭顯慶,餘無可考。以朱義章的始平公造像、蕭顯慶的孫秋生造像為例,如果站長是朱、蕭兩位先生,當看到自己的作品在沈寂千餘年後,突然被評價為「方筆之極軌」時,站長可能會說:

「過譽了。刻石師傅的功夫好,他把我的作品放在旁邊,照著大概的樣子,直接就刻出你們現在看到的始平公造像、孫秋生造像,那不是我的字啦!」

「請仔細看清楚這些字的筆畫,稜稜角角是刻出來的啦!我用毛筆寫不出這些筆畫。」

龍門二十品的 牛橛始平公元詳孫秋生魏靈藏楊大眼,前面已有介紹的圖片。下面是 一弗太妃高解伯達道匠鄭長猷高樹惠感馬振拜賀蘭汗太妃侯慈香法生元燮元祐 等十四品。

道匠高樹馬振拜賀蘭汗慈香元燮元祐 為例,喜愛書法如站長者,實在不容易理解,為何 鄭文公碑 必須與 道匠高樹馬振拜賀蘭汗慈香元燮元祐「爭盟」?

一弗造像

一弗

 太妃高 →

 解伯達↓

太妃高造像

解伯達造像

道匠造像

← 道匠

↙ 鄭長猷 ↓高樹

鄭長猷造像 高樹造像
惠感造像

← 惠感

馬振拜 →

↓賀蘭汗 

馬振拜等造像
賀蘭汗造像

太妃侯↓

太妃侯造像

法生造像

慈香造像

 ↑慈香

← 法生 

 元燮↓    元祐↓↓

元燮造像

元祐造像

站長推測,二十品中,始平公署名朱義章、孫秋生署名蕭顯慶,餘無可考。......無可考者,也許是書寫者不滿意自己的作品故未署名,也許是無適當的位置署名,也許是自始至終即無書寫者存在。

下面是一弗造像,題記字數僅 30 字,實無適當位置以供書寫者署名

下面是賀蘭汗造像的下半部,站長很難想像在什麼情況下,書寫者願意署名。因此推測是刻石師傅取得題記的字稿之後,直接在古陽洞的岩壁上操刀的結果。

站長之見,如果您是與站長相同的「忙碌現代人」,當面對的是二王一脈的「帖派書法」,應該不會有太多欣賞、學習上的障礙,但對於龍門造像,可就不一定了。

下面是元朝趙孟頫的三門記,前面看多了龍門造像題記之後,突然看到趙先生如柳條迎風蕩漾的「漂亮字體」,是否感到眼睛一亮、愛之不能釋手呢?

然而,二王一脈乃至歐、顏、柳、趙(唐•歐陽詢、顏真卿、柳公權,元•趙孟頫)......諸家的「漂亮字體」,發展到明、清兩朝成為官場、科舉考試的熱門書體,即是所謂的「台閣體、館閣體」。下面這幅是乾隆皇帝時,宰相劉墉(劉羅鍋)的小楷,可以領略一下何所謂「台閣體、館閣體」。

「台閣體、館閣體」因用於宮廷文書、科舉考試,故強調字形方正、大小均一、不求變化。因此臨習書法「首先以顏佔格,失之肥而以柳強筋,又失之瘦再以歐立規,再失於板則以趙而靈動」成為不變法門,造成了「眾人寫來、面目相同」的千篇一律。

下面兩幅分別是唐朝歐陽詢的九成宮、清末著名顏體書法家華世奎的雙烈女廟碑。相信即使是不常練習書法的「忙碌現代人」,當看到這些與龍門造像題記不同風格的「漂亮字體」,除了覺得漂亮之外,還覺得親切、不陌生。因為在求學過程中,您看過的書法比賽得獎作品,「歐體、顏體」通常是不會缺席的。

古人有云:「久入芝蘭之室,不聞其香。」當您看多了「帖派書法」不聞其香之後,乍見「碑派書法」頓感滿室芬芳,自然在情理之中。反之,當您看多了「碑派書法」不聞其香之後,乍見「帖派書法」頓感滿室芬芳,也在情理之中。......清朝中期以後,「館閣體」千篇一律、千人一面的情形更加顯著,此時「帖派書法」不聞其香,碑版、墓誌大量出土,外加清朝國勢日益衰落等因素,一時間碑風盛行、「碑學派」大興。

下面兩幅分別是嘉慶年間在山東德縣出土的高貞碑、以及立於山東孔廟的張猛龍碑。兩碑的年代均在北魏,但較龍門諸品更能夠接近「忙碌現代人」的審美眼光。

接著,我們回到「方、圓爭盟」這個題目。站長認為,方、圓爭盟,如果要講求角色的對稱,似乎是【張猛龍碑、高貞碑】與【鄭文公碑】爭盟比較適合。您以為呢?

一代草聖于右任:「朝寫石門銘,暮臨二十品;竟夜集詩聯,不知淚濕枕。」于右任暮暮臨寫的二十品,即是龍門二十品。

基本上,站長經過一些努力,仍然不能夠「完全接受」龍門二十品。但康先生讚譽有加、于先生因之落淚,這表示龍門二十品確有可觀之處,但可觀處何在?長期以來,這一直是站長心中的疑問。後來,站長似乎明白了......

依據典籍記載,唐朝書法家「張顛、素狂」的張旭、懷素觀公孫大娘的超群舞藝,大受感動,遂將其舞蹈動作的使轉如環、驚心動魄運用於狂草書法之中。宋朝蘇東坡將兩蛇相鬥的律動融入書法、黃庭堅觀看船夫搖櫓蕩漿書乃大進......

宋•黃庭堅•搖櫓蕩漿的伏波神祠詩卷

以此論之,于右任暮暮臨寫二十品,應該就是在二十品中尋找二十品所獨有的書法養分,進行他的「碑帖共爐」。下面這幅是于右任「碑帖共爐」的作品,杜甫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

昔有佳人公孫氏。一舞劍器動四方。觀者如山色沮喪。天地為之久低昂。燿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驂龍翔。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絳唇珠袖兩寂寞。晚有弟子傳芬芳。臨顈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揚揚。與余問答既有以。感時撫事增惋傷。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孫劍器初第一。五十年間似反掌。風塵傾洞昏王室。梨園子弟散如煙。女樂餘姿映寒日。金粟堆前木已拱。瞿塘石城草簫瑟。玳筵急管曲復終。樂極哀來月東出。老夫不知其所往。足繭荒山轉愁疾。

張旭、懷素觀公孫大娘跳舞,觀舞之後,將所見「燿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驂龍翔。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運用於書法,而本人不必一定要學會跳舞,所謂「術業有專攻」也。同理,觀龍門二十品,將「刀刻」的趣味融於筆法可也,不必見得要將字寫得「跟刻的一模一樣」。

下面這幅是清朝魏碑名家趙之謙的作品,很有龍門造像的筆意,但與龍門造像很不一樣。

下面這幅是弘一法師李叔同出家前臨寫的始平公造像,筆畫間具有「刀刻」的趣味。

下面兩幅是弘一法師李叔同出家後的作品。您看出來了嗎?他已經把「刀刻」的趣味融於筆法之中。

下面這幅是于右任極富筆墨趣味的一幅楷書作品,可窺于先生「暮臨二十品」之功。

南伐旋師太華東,天書夜到冊元功。 將軍舊壓三司貴,相國新兼五等崇。

鵷鷺欲歸仙仗堙A熊羆還入禁營中。 長慚典午非材職,得就閑官即至公。

  下面這幅是弘一法師李叔同被形容為「不食人間煙火味」的作品筆畫間不見稜稜角角,原來,「刀刻」趣味已經收藏起來,所反映的應該是他內心世界的圓滿祥和。

後記

1981 年,站長唸書時,讀到康有為評魏碑有十美:「一曰魄力雄強。二曰氣象渾穆。三曰筆法跳越。四曰點畫峻厚。五曰意態奇逸。六曰精神飛動。七曰興趣酣足。八曰骨法洞達。九曰結構天成。十曰血肉豐美。」便在光華商場舊書攤購入鄭文公碑、張猛龍碑、龍門二十品等字帖三冊。

其中龍門二十品的 數品,站長怎麼樣都感受不到它的美,這個疑問擺在心中算來有二十幾年了。一直到今天,站長仍然不能說服自己「完全接受」二十品,於是想要徹底解開此一疑問

一個多月以來,站長利用休假的時間,研讀一些資料,作成以上報告。......此一報告的目的之一是在解開站長自己多年的疑問,因此,如果您有不同的看法,站長是接受的。如果您的看法與站長接近,站長也是接受的。

站長於 2005 年 12 月